對於此次日本內閣改組,日本在野黨批評稱:“人事調整未動筋骨,只是形式上的改組,為了改組而改組。”日本左翼政黨甚至稱,新內閣為安倍的“保身內閣”,是安倍聚集與其觀點一致的人組成的“向右轉內閣”
  □本報駐東京記者張超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9月3日對內閣進行首次改組,保留官房長官、財務大臣、外務大臣等6名重要閣僚,更換了12名大臣,新啟用5名女性議員,女性議員擔當大臣的人數為歷屆內閣之最。
  安倍將新內閣稱為“實行實現內閣”。發展經濟仍是新內閣首要課題,此外恢復地方活力、完善安全法制等也將是新內閣重點需要解決的課題,為此還新設了“搞活地方擔當大臣”和“安全法制擔當大臣”兩個職務,分別由石破茂擔任和防衛大臣江渡聰德兼任。
  對於此次內閣改組,日本“結絆黨”代表江田稱,內閣改組不是為了國民而是為了自民黨自身的方便。生活黨幹事長鈴木表示,新內閣不是為了推行重要政策,是為了維持政權的“保身內閣”。社民黨黨首吉田忠智稱,此次改組只不過是安倍為了在黨總裁選舉中獲勝而進行的,是安倍聚集與其觀點一致的人組成的“向右轉內閣”。
  原內閣6名核心成員留任
  新內閣產生5名女性大臣
  9月3日,安倍首先對被稱為自民黨“四役”的高層人事進行了調整,原法務大臣谷垣禎一接替石破茂擔任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擔任自民黨總務會長,稻田朋美和茂木敏充分別任自民黨政調會長以及選舉對策委員長。
  自民黨的人事確定後,前內閣於3日中午召開了最後一次內閣會議,安倍接受內閣成員總辭職,隨後成立內閣改組總部,陸續召集新任命的大臣前往首相官邸。
  原18名大臣中,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外務大臣岸田文雄、文部科學大臣下村博文、國土交通大臣太田昭宏、經濟再生大臣甘利明和官房長官菅義偉6名核心成員留任。新入閣的12名大臣中有4名曾經擔任過大臣。
  新內閣產生5名女性大臣,人數與前首相小泉純一郎第一次內閣時持平。與小泉內閣不同的是,此屆內閣的女性大臣均為議員,女性議員擔當大臣的人數居歷屆內閣之首。
  安倍將提高女性就業率作為發展經濟的重要手段之一,並表示到2020年力爭使各界女性領導比例達到30%,此次如此安排也有宣傳政策的意味。
  原自民黨幹事長石破茂的人事安排被視為此次改組的焦點之一。此前石破茂曾以“與安倍安全政策理念不同”為由,明確拒絕出任安全法制擔當大臣的邀請,表示仍願留任自民黨幹事長的職務。但是石破茂被認為是安倍明年競選自民黨總裁的最強有力的競爭對手,安倍不願讓石破茂繼續留在自民黨幹事長的位置上將人脈做大,希望將其納入內閣,專攻一攤,聽命於己。
  如果石破茂堅持己見,恐將失去黨內和政府的所有職務,雖然這樣有可能使其成為反安倍的標誌人物而吸引一些支持力量,但也有可能伴隨曝光機會的減少而導致自身影響力下降,並背負上製造黨內不團結的指責。
  8月29日,石破茂在與安倍再次進行面談後,同意安倍的人事安排,出任新設的“搞活地方擔當大臣”。
  設立兩位“特命擔當大臣”
  負責地方事務及安全法制
  日本內閣改組後,安倍發表演說就改組內閣的原因稱,在前內閣一系列政策措施下,日本經濟表現出良性循環的勢頭,但是消費稅增稅、燃油價格高漲、氣候異常等對經濟的影響仍十分醒目,發展經濟仍是第一要務,需全力謀求發展。東日本地震復興尚未完成,教育、社會保障等改革仍在進行,還有諸多新課題需要挑戰,需要振奮精神,更加大膽地執行各項政策,因此對內閣進行了改造。
  安倍在演說中還特別對新設的“搞活地方擔當大臣”和“安全法制擔當大臣”進行了說明。
  安倍稱,增加地方活力是新內閣中心課題之一,老齡少子化下的地方面臨的結構性問題必須認真對待,新設的“搞活地方擔當大臣”作為“促進地方活力司令部”,集中了關於地方政策的所有權限,有利於加強政府各部門間的聯繫,提出創新方案。
  就“安全法制擔當大臣”,安倍稱,為保證安全措施“無縫銜接”,日本修改了憲法解釋,今後還需要完善相關法制建設,為此設立了專門負責此事項的職務。“安全法制擔當大臣”由防衛大臣江渡聰德兼任。
  日本“內閣府設置法”規定,首相可以任命最多18名大臣,除了負責各部委的國務大臣外,還可以就重要事務設立“特命擔當大臣”。法律還規定,“特命擔當大臣”職務可以由國務大臣兼任,也可單獨擔任。
  日本新內閣面臨諸多課題
  多個在野黨批評此次改組
  9月3日晚,日本新內閣舉行了第一次內閣會議,明確內閣基本方針是要全力推進災後重建、經濟複蘇、地方發展等措施。
  新內閣面臨諸多課題,內政方面需要根據經濟狀況做出決定是否繼續將消費稅稅率增加至10%,今年4月份將消費稅稅率由5%增至8%後,民眾個人大宗消費明顯萎縮。在增稅問題上判斷失誤,將對日本政權穩定產生直接影響。此外,核電站是否重啟,何時重啟也是分歧很大的問題。
  在修改憲法解釋問題上,過半數的日本國民並不支持,安倍為推進安全法制建設將進行更多的解釋說明工作,但國民在此問題上的割裂難以修複。
  在外交問題上,雖然安倍開展自稱“俯瞰地球儀”外交,已經游曆數十個國家,但是與近鄰中、韓的關係卻毫無進展。如何展示誠意改進與鄰國關係,也是安倍面臨的選擇之一。
  在人質問題上,日本單獨與朝鮮接近,並以解除部分對朝製裁作為交換條件,擾亂了相關各國協調一致的步伐。朝鮮即將提出人質調查報告,這能否令日本“滿意”,“滿意”的情況下日本是否繼續解除其它製裁,不“滿意”的情況下日本又將如何下臺,也是新內閣需面對的問題。
  對於此次改組,日本民主黨黨首海江田萬里稱,簡言之此次改組為“貌似改組的內閣”。留任大臣有6人,新入閣的成員也缺少新鮮感。日本維新會國會議員團幹事長稱,通過人事安排可見此次內閣為“堅定增稅內閣”。
  日本共產黨書記局局長山下稱,安倍政權無視大多數日本國民的聲音,與國民間的矛盾急劇擴大。現在需要的不是內閣改組而是解散內閣。山下還稱,為了推翻安倍政權將發起國民運動,進行奮鬥。
  日本“結絆黨”代表江田稱,此次內閣改組不是為了國民而是為了自民黨自身的方便,國民不關心閣僚是誰而關心閣僚能做些什麼,因此應儘早召開臨時國會,對災害對策、增稅、集體自衛權等問題進行徹底討論。
  生活黨幹事長鈴木表示,新內閣不是為了推行重要政策,是為了維持政權的“保身內閣”。
  社民黨黨首吉田忠智稱,此次改組只不過是安倍為了在黨總裁選舉中獲勝而進行的,是安倍聚集與其觀點一致的人組成的“向右轉內閣”。安倍強推增加國民不安與擔心的政策,需要改造的是安倍自身。
  (原標題:日新內閣被指為“向右轉內閣”)
創作者介紹

盈盈

se71sejsu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