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我也想過再生一個女兒,但綜合考慮下來,還是不敢再生了。”對於30歲的昆明市民劉小姐而言,單獨二孩政策與自己無關。雖然她符合“單獨二孩”政策,但在算完經濟賬,再算時間成本、精力成本之後,她望而卻步。我省於今年3月28日啟動單獨二孩政策,然而政策落地之後,想象中的二孩準生證辦理小高潮並未出現。
  然而,我省老齡化來勢迅猛,由於計劃生育工作起步晚於全國,生育水平長期遠遠高於全國,1949至1979年間急劇增加的出生人群將在2015年後相繼步入老齡期。隨著近幾年人口老齡化加劇、人口紅利加速消失、勞動年齡人口減少,計生政策作為人口政策的重要內容備受關註。正因如此,“十三五”時期計生政策的走向尤為受關註。有專家認為,單獨二孩對生育率提高的影響非常小,應加快生育政策調整的步伐,問題已非常急迫。
  全省二孩申請人數遠低於預期
  遲遲未動的人口政策終於邁出了跨時代的一步。今年4月2日,雲南省開始全面實施“單獨二孩”政策。但是,在雲南開放“單獨二孩”政策之後,傳遞出的信號顯示生育意願的提升並不理想。經濟壓力是生二孩的最大困擾。市民李女士的孩子剛滿一周歲,雖然她符合生二胎的條件,但她和丈夫決定放棄生二胎,原因是第二個小孩會給家庭帶來不小的經濟壓力。李女士說:“除了生產的費用,孩子長大後的教育經費也將是一筆不小的開銷,現在隨便一個培訓課程一節課最便宜也要80元,一個月4節,再加上贍養四位老人和應急的經費,如果本身還有房貸壓力的話,再負擔一個小孩非常吃力。”
  吳先生的小孩今年5歲,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小孩0至3歲,主要花費在早教、奶粉、紙尿褲等方面,大概需要3.6萬元。小孩從幼兒園到上小學之前,主要費用包括幼兒園學費、興趣班學費,大概需要5萬元左右。“這隻是一個粗略的花費,如果在加上其他費用,從孩子出生到上小學前,總共花費大約在10萬元左右,這還只是中等水平。”吳先生說,孩子上小學還需要一筆擇校費,好一點的學校大約需要10萬元左右,一般的學校也要5萬元左右。
  大量人口明年相繼步入老齡
  再過幾個月,昆明市民王先生家的小寶寶就要出生了。“我們現在就要給孩子創造一個良好的生長環境,在自己可承受範圍內給孩子提供最好的條件。”王先生表示,生不生二胎,關鍵還是取決於家庭收入情況。他認為,僅靠目前大多數工薪階層的工資收入,再養一個孩子恐怕很困難。市民馬女士則希望,國家啟動實施一方是獨生子女的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的政策的同時,能夠實現教育均衡,解決小孩入學難等一系列現實問題。
  除了經濟壓力之外,沒時間帶孩子也是很多夫妻不願意生育第二胎的原因。市民餘女士表示培養孩子需要付出很多時間和精力,雖然自己沒有經濟方面的壓力,但真的沒辦法再為第二個孩子操心了。還有的夫婦雖然很想要第二胎,但工作和家庭難以平衡,因此不得不放棄這個想法。
  根據今年昆明市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發佈的《昆明市單獨兩孩政策生育意願調查報告》顯示,昆明願意生育第二個孩子的人占57%。從政策實施前兩個月的政策咨詢、受理接件、審批發放數據統計來看,申請再生育人口主要集中在城中村改造後的社區。
  雲南省人口計生委主任陳雲生介紹,我省有效遏制了人口過快增長的勢頭,平穩度過了生育高峰期,現正處於成年型晚期向老年型早期過渡階段。正處於人口紅利最大期,勞動年齡人口十分豐富,還有近15年的增長期。未來老齡化來勢迅猛,由於計劃生育工作起步晚於全國,生育水平長期遠遠高於全國,1949至1979年間急劇增加的出生人群,將在2015年後相繼步入老齡期。
  在“單獨二孩”政策實施的最初5年,雲南省可能出現一次集中生育現象,集中生育最為突出的時段預測在2016年,全年出生人數預測增加12萬人,出生率預測上升2.5個千分點。2018年後全省總體人口增長將回歸正常水平。
  市民期望取消4年間隔期
  儘管在我省正式實施“單獨二孩”的政策之後,不少準備生“老二”的單獨家庭興奮不已,但4年的生育間隔卻如鯁在喉。“雲南省‘單獨二孩’政策出台,我們這些80初的獨生子女已經年過三十。就不能有個年齡考量,28歲以上可無須間隔4年嗎?”這是今年7月份,一名網友給省委書記的留言。實際上,不少符合生育二孩條件的市民也都表示,“4年等待時間太長了”。
  今年28歲的市民宋女士告訴記者,她和丈夫都是獨生子女,符合生育二胎的條件。1年半前,她生下一個女兒。“考慮到一個孩子比較孤單,她決定再要一個孩子。”宋女士說,當時,她到計生部門申請生二胎時被告知,她需等到二胎間隔年滿4年之後才能再次生育,因此,生二胎的計劃就被擱置了。
  省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作出回應表示,2002年修訂的《雲南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對符合再生育條件的夫妻,規定生育間隔期限必須在4年以上。此規定的施行,對控制我省人口過快增長、降低生育水平起到了積極作用。此前,《條例》的修訂已列入省人大常委會和省人民政府2014年度立法計劃,生育間隔問題將被列為本次修訂擬解決的重點問題之一,但在新《條例》實施前,仍應遵守該規定。
  省政府法制辦今年8月發佈公告,就《雲南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修訂草案)》公開征求意見。新條例不僅擬取消生育間隔的限制,還準備對“一非一農”家庭生育二孩、再婚家庭生育、烈士子女生育、8種人口較少民族城鎮和農村居民生育等政策,予以取消或進行相應調整。
  觀點
  ●取消生育間隔,有助於社會的家庭結構、人口結構、年齡結構等得到有效平衡。4年的間隔時間有些長,我們應該順其自然一些更好,計劃生育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家庭自己也會根據收入、能力狀況等,判斷自己是否要二孩、要二孩的間隔時間多長等。取消生育間隔體現生育政策更人性化,能更好地適應整個社會、經濟、人口的發展規律。長遠來看,也能實現人口優化。
  雲南屬邊疆少數民族地區,各方面的工作還需進一步加強,計生應與發改委、衛生、教育等部門協商、溝通,保障相關公共服務的提供,提倡合理生育健康間隔,做好再生育審批等相關工作,以減緩集中生二胎帶來的壓力。——雲南大學經濟學院教授郭樹華
  ●從長期來看,生育政策進一步放寬是必然。“單獨二孩”今後會走向“非獨二孩”,這是應對人口老齡化的必然,是人口能夠正常更替的必然要求。——雲南大學發展研究院人口研究所所長羅淳
  ●當我省全面進入老齡化社會和人口持續衰減期,那時恐怕不是想辦法控制人口增長,而是得從戰略層面採取刺激措施鼓勵人口增長,只有這樣,才能保持人口年齡結構的合理,以及人口的自然更替,實現青壯勞動力的正常補給。——昆明市社科院原院長龍東林
  ●而如何最大限度釋放政策紅利,考量著政府相關部門的工作水平。要本著服務人民的理念,清理和廢除已有的、相互打架的政策,儘快制定適應“單獨二孩”的政策組合拳,讓政策走在實施前面,政策紅利才能惠及相關家庭和企業。
  “單獨二孩”政策會給醫療、教育、社會保障等帶來壓力。看病貴、上學難本就是現在面臨的社會難題,隨著人口增加可能愈發難解,這就需要決策智慧,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主導作用,鼓勵民辦機構利用好現有公共資源。——昆明市社會科學院社會研究所所長高軍
  全省“單獨二孩”生育情況
  昆明主城八區:辦理“二孩”生育證2124件,已生育673人
  昆明其他縣區:辦理“二孩”生育證210件,已生育24人
  全省其他地區:辦理“二孩”生育證984件,已生育49人(統計截至今年9月)
  (記者 袁海毅)
 
創作者介紹

盈盈

se71sejsu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